公关之家

天下公关一家人

棒打獐子瓢舀鱼 野鸡飞进饭锅里——来自北大荒的传说

60

0

0

先科普一下,啥是“北大荒”?

北大荒,指黑龙江省嫩江流域、黑龙江谷地与三江平原之间的广大地区。自古以来,属蛮荒之地。区内有大江大河拦阻,有无数的川溪涧泉切割;有冰雪断道,荆柴封路;有毒虫结阵,猛兽成群;更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,传说中凶险无比。

20世纪50~70年代,国家组织复员转业军人、农民、知识青年进行了大规模的垦殖,先后有1956年王震将军率领的铁道兵七个师和1958年从各军种兵种转业来的十万官兵;有1959年来自齐鲁大地的六万支边青年,有1966年来自沈阳军区的万名复转官兵;有1968年的三千现役军人和从全国各地来北大荒的80万城市知青;还有数以万计的科技人员、各地的高等院校毕业生以及改革开放后来到北大荒的建设者们,陆续组建了一批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(后改为国营农场)。经过几十年的奋斗,北大荒已变为北大仓,成为我国重要粮食产区。但由于过量开垦,原有湿地面积减少了80%,大量稀有动物失去栖息地。近年来,国家已经决定停止开发三江平原的荒地,并建立自然保护区。

一、猛兽里的重型坦克——野猪

初期到达北大荒的拓荒者,面前是一片荒野,鸟无人烟。人们扎起帐篷,埋锅造饭,开启了创业之路。

并不是所有去北大荒创业的人都清楚,他们将要面临什么样的生活和工作环境。望着无边的荒野,听着嗡嗡的蚊群,不见招工时所说的大瓦房,支边青年当中的一些小女生开始抱在一起放声大哭。有的想回老家,却没有了回程车。好在有指导员做思想工作,既来之则安之。

房舍逐渐盖好,道路一条条开通,农田逐步开垦,在拓荒者的汗水浇灌之下,田园景象逐步呈现在人们面前。这一切对于人类来说,是好事,但对于时代在这里繁衍生息的各种动物可算不上好消息。

正所谓“棒打獐子瓢舀鱼,野鸡飞到饭锅里”“北大荒,好地方;又有兔子又有狼,就是缺少大姑娘”,这是当时垦区的真实写照。人们在辛勤耕耘,“与天斗,与地斗”的同时,还要与各种野兽发生战斗。随着公路的延伸,狼虫虎豹的领地被逐步压缩,野兽伤人事件极少,它们对于人类豢养的家畜却是垂涎欲滴。一段时间,常有人工饲养的禽畜被猛兽袭击的事件发生。为此,有些连队(农场的基层组织)设立了职业猎手,配备枪支弹药,还可以养殖训练猎狗,相关费用由单位报销。

老张,四师41团枪法精准的猎手,拥有三八步枪一只,沙抢(猎枪,可根据要射杀猎物对象填充不同的沙粒)若干,弹药根据需要申领,猎狗二十多条,头狗身形巨大(疑似藏獒),作战勇猛,被冠名“大虎头”。多年来,老张带领他的猎狗们,打死打伤了大量的野狼、狗熊和野猪,为保卫公家的牲畜立下了赫赫战功。同时,他也射杀了数不清的狍子、兔子、野鸡,这些战利品都成为连队改善伙食的材料。

在老张的狩猎生涯中,有两种动物给他留下深刻印象:老虎和野猪。

老虎,怒目长啸展雄风。

面临各种险境,打死各种猛兽从无畏惧的他,却被一只尚未成年的老虎吓得不轻。在一次打猎行动中,老张与一只老虎遭遇,平时枪法精准的神枪手,在向老虎射击时,枪却打歪了。仔细看那并不是一只成年虎,然而,毕竟是百兽之王,一声长啸,森林颤动,猛虎在发现自己被袭之后,迅速向老张扑来,平时不惧其他猛兽的猎狗们,一改常态,各个畏缩不前,狂吠似乎变成了哀嚎。老张也慌了神,大脑一片空白,想换子弹,手却不听使唤了。危急时刻,“大虎头”冲了上去,躲过猛虎锁喉,形成对攻。老张借着这段时间,稳定心神,换上子弹,再瞄准,击发。老虎中弹倒地。

回到家里,老张向家人描述了事发过程,全家人竟然都心怀畏惧,晚上不敢出屋上厕所。可能是担心老虎爸妈前来复仇吧。

野猪,利矛坚甲复仇凶。

东北人说:在猛兽里,凶悍名次是,一猪二熊三老虎。其实狼、熊、老虎、野猪在被枪击受伤时,都会扑向猎手反扑。野猪尤其可怕。东北野猪类似陆战坦克,冲撞力巨大,两只獠牙锋利无比,在松林里,他们经常在松树上摩擦,身上满是松脂,加上泥地打滚,逐渐形成一幅坚韧的盔甲,一般的沙枪根本打不进皮肉。只有三八步枪直射头部或心脏,才能确保一击致命。否则,野猪反扑极其凶狠,代价可能是勇敢上前战斗的若干猎狗的性命。

二、露天电影院

用“辽阔”一词来形容北大荒,非常合适。在这片土地上,耕地面积广大,人均耕地面积几十亩,与关内的人均几亩乃至几分形成反差。

建设兵团(后来改为国营农场)是以“团”为单位的相对独立的工作生活单元。生产队、基建队、养路队、肉联厂、副业队、马场、羊场、牛场、鹿场、兽医站、卫生所、医院、俱乐部等单位林立,可称得上小而全。

那时的孩子虽然没有电子游戏,可供玩耍的项目却也多种多样,攻堡垒、打方包、丢手绢、推圆圈、挑绳、跳格、跳皮筋、翻旮旯哈、打弹弓等,成为青少年课余时间的爱好。

很有味道的是露天放电影。连队会通过大喇叭预告即将放映的电影名字和放映时间,届时,男女老幼拎着小板凳去广场占地方,看电影。其乐融融。

三、一泡尿引起的森林大火

北大荒的土地是黑色的,尤其肥沃的是遍布“草炭土”的地块。草炭土是由千百年来草根树根生长、死亡、发酵而形成,真正意义的天然“有机肥”。

一群农工(农场是国营的,干部职工都发放工资,土地、粮食产品都属国家,所以,在农场工作的职工称农业工人,简称农工)挖水利(农田周围用于灌溉和排水的大沟),午间休息,他们照常用石头垒起灶台,用随身带的小锅造饭。吃完饭,大伙发现余火未熄。于是有人建议一位女士:“你撒泡尿,把它浇灭吧”。其他人走了,那位女士真的撒了一泡尿,把火浇灭,然后,起身回到田里干活去了。

殊不知,草炭土深达地下一两米,貌似火灭了,实际火种已埋在地下,风一抽,火就出来了。逐渐变成明火,再往后半边山都是火。连队赶快组织力量扑火,并立刻打电话给上级单位汇报情况。形成山火,人力就很难控制了,除了打防火带(靠人力割扫草丛树木,隔绝火焰蔓延的通路)外,没有什么好办法。风借火势,火助风威,燎原范围越来越大,很多连队的四周山上都是火,夜晚成为一道奇异的景观。后来四师(火灾所在的地区主管单位)出动的几万人马,周围的几个师也派了支援队伍,但火势依然难于控制,直到一场大雨,这场山火才彻底熄灭。

四、诡异的黄大仙

北大荒算是“移民区”,建设者来自全国各地,口音也五花八门,甚至会在一个家庭里爸爸是四川口音,妈妈是山东口音,孩子是普通话,被开玩笑“这孩子是你家的吗”?

东北本地人的诡异传说很多,其中关于黄大仙(黄鼠狼)的传说最为出名。传说黄鼠狼有特异功能,能够迷惑人,一旦被黄鼠狼迷住,这个人会以黄大仙的角度考虑问题,并成为它的代言人。当地人认为通过跳大神(巫师做法)的可以解决问题,实际效果如何,并没有统计数据。

这样的问题反映多了,有关部门也不再做“鸵鸟”,开始面对现实。经过一些专家的研究,给出的答案是,黄鼠狼能够发射类似电磁波的特殊生物波,干扰人类的思维。当然,这种说法是否真的科学,目前还没有定论。

五、一句玩笑引来的右派帽子

民间传说:新中国成立后不久,党中央就洞察到苏联对我国有领土野心,但当时正值两国蜜月期,不适合调动大军北上驻边。于是乎,10万转业官兵来到了这里,以备不测。这些人多数是战场上的能征惯战之士,很多是军官,他们当然不了解中央意图。对于打江山的收获是来当“农民”,很不理解。由此,出现了很多“磨洋工”的现象。出工效率不高,拖拖踏踏,能偷懒就偷懒,时不常聚在一起发牢骚。

一天,一位曾经的炮兵团长,歇工时,坐在山丘上,指着远方的家属区,感慨道:“想当年,老子指挥炮兵团时,下面这片房子,老子一颗炮弹就能炸平。”大伙嘿嘿一乐,权当玩笑,过去了。

后来,反右派运动兴起,各单位要清理出右派分子,进行批斗。这个连暂时找不出右派分子,完不成政治任务就没法向上级交差。大家正苦于无奈,突然有人想起,炮兵团长说过“要炸平农场家属区”,这个可是有人证的。于是,那个团长被戴上了右派帽子,接受右派分子应有的处罚。

至于那个右派分子后来如何了,不得而知。但可以确定的是,接到各级干部汇报上来的关于转业军人消极怠工,不服从管理的问题,当时的农垦部长王震同志非常重视,他亲自到建设兵团走了一圈,也骂了一圈,骂专业官兵:“有功劳,不想干活,是吗?比功劳,谁来和我比比?站起来!没有,是吗?我还得干活呢,你们凭什么不干活?”训斥当地干部:“派你们来是干什么的,他们不干活,你们就不敢管,还有点责任心吗?”被这一通骂,转业官兵的傲气果然减去不少。

后来,中苏关系恶化,大批正规部队被调往北方,转业官兵也逐步被妥善安置。

六、备战粮

平战结合是北大荒当年的特点之一。日子鬼子当年的军用水泥机场,被用于服务民用撒农药飞机;部分枪支成为猎手的狩猎装备。干旱时,高射炮也被用于人工降雨。每个团(农场)都有民兵组织。

北大荒和俄罗斯(前苏联)离的很近,中苏友好时,这里祥和安静,一旦关系紧张,这里百姓就会躁动不安。最严重的是两次:珍宝岛作战和对越自卫反击战。

经历过二战的人都知道苏军的强悍武力,战斗民族在二战中阵亡了2000万,最终战胜法西斯德国。后来苏联几百万(号称现代化)的军队,装备了数万辆坦克,被称为钢铁洪流,加之上万枚核弹,对于东北老百姓而言,说不怕,是不客观的。

珍宝岛开战,东北百姓就惴惴不安,时刻担心苏联从北方杀过来,首当其冲要经过的是已经初见城乡模样的北大荒地区。幸好战事规模没有扩大。

对越自卫反击战,对于我国多数百姓而言,是教训忘恩负义的越南人,是大国打小国,强国打弱国,没有任何紧张。北大荒的情况有所不同。据说在我军进攻越南的同时,苏联在北方对我国施加了不小的压力,他们在中苏边境陈兵百万,搞过几次大规模军事演习,有时他们的坦克甚至冲过铁丝网,向我军挑衅。我军边防部队严阵以待,各级民兵组织也加强训练,骑兵经常拉练,步枪、机枪、炮击炮射击的声音不时从民兵靶传来。

平民百姓纷纷开始采购备战粮,多数是几十、上百斤的购买饼干。

随着我军从越南撤出,中苏边境逐步归于平静,人们悬着的心放下了。

如今,中俄两国友好合作,边贸日趋热络,沐浴在和平阳光之下的中俄两国人民的生活水平都在稳步提高。

本文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作者。

(如喜欢本文故事,请点击关注,后续还有精彩      作者 :化三 )

tags:广告软文


粤ICP备18082695号-1 版权所有:深圳宏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
软文发稿  公关  公关公司  危机公关  软文营销发稿  网络公关  活动策划  网络营销